瞭望环宇
·要闻资讯
·精神家园
·机关单位
·金融理财
·区域热点
今朝热点
·养生保健
·书画人生
·行业风采
·人物春秋
·创业人物
·谈古论今
·消费天地
今朝市场
·美食空间
·旅游天地
·商会看点
·食品饮料
·特色产品
·企业动态
今朝风采
·小学.幼儿园
·中学.技校
·大学.培训机构
·协会.商会.研究会
·公益机构及其他
新闻聚焦   首页 - 新闻聚焦
【卡翁达去世】毛主席为什么支援坦赞铁路,看60年的正反两方面实践
发布者:看今朝网   发布时间:2021-6-20 7:55:12  阅读:1084次   

                                     

【卡翁达去世】毛主席为什么支援坦赞铁路,看60年的正反两方面实践

2021-06-19 15:29:24  来源: 红色小兵   作者:红色小兵1226
点击: 1322    评论: 0 (查看)

  据中国多家主流媒体报道,赞比亚开国总统、政治家、外交家、教育家、国务活动家、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元老和非洲社会主义尝试的代表人物——肯尼思·卡翁达,在当地时间17日14时30分,因病逝世,享年97岁。

  卡翁达总统对中国人民来说,并不陌生!

  他曾多次访华,特别是他与毛主席的那场著名对话,更是深深印刻在了中国人民的脑海中。

  1974年2月22日,毛主席会见来华访问的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第一次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为中国的外交政策明确了方向。

  毛主席说: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他们原子弹多,也比较富。中间派、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第三世界人口很多。亚洲除了日本,都是第三世界。整个非洲都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也是第三世界。

  卡翁达总统听了毛主席的意见后表示:主 席先生,您的分析很确切,十分准确;我们的意见可以取得一致。

  卡翁达总统一直致力于积极推动赞中合作,他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作出了重要贡献,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位居“感动中国的五位非洲人”之首。

  1964年10月24日,在卡翁达领导下,赞比亚终于获得独立。第二天,他就宣布就宣赞比亚将与中国建交。1964年10月29日,中赞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

  卡翁达在赞比亚实行的是“人道社会主义”,这与他早年受基督教、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民 主主义和改良主义、英国费边主义和甘地非暴力等思想的影响有关,他主张将非洲传统村社制度与西方思想相互糅合,表示要继承“非洲社会中固有的人道主义精神”,建立“以人为中心”的“民 主社会主义社会”,逐步消灭“不平等”和“财富分配不均”等现象。

  在国家具体政策上,赞比亚实行一 党 制,废除原宗主国殖民统治机构,但又不对反对派采取镇压措施,他小心翼翼地保持各部族势力和各种政治力量的平衡。

  1966年,赞比亚开始实行计划经济。卡翁达积极维护民族独立和促进经济发展,经济结构为国营、公私合营和私营等组成的“混合经济”,消除殖民主义的影响,主张人人平等,互相帮助,鼓励合作社的发展,集体劳动,不允许特权和不平等现象存在,避免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

  1969年,卡翁达接管外资银行,宣布土地国有化,对一系列工矿企业实行“赞比亚化”。1977年10月,赞比亚政府宣布完成经济国有化计划。

  这些政策措施,有着大量的社会主义的影子,自然赢得了中国人民的普遍好感,对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国家,我们当然要大力支持;况且,当年中国处于美帝国主义的封锁环境中,与反抗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国家搞好关系,自然有利于中国外交空间的扩展,也有利于世界革命事业的前进。

  在毛主席的亲自主持下,中国人民积极支持赞比亚为巩固政治独立、反对西方殖民主义控制的斗争,援建了坦赞铁路、卢萨卡公路、塞曼公路、穆隆古希纺织厂等。在毛主席时代,中国的建筑队、医疗队和农业技术人员,纷纷踏上这片遥远而陌生的大地,用实际行动传颂着毛主席的英名,谱写着中非友谊的赞歌。

  卡翁达总统访华后,争议三年的“援建”,终于尘埃落定

  为了发展赞比亚经济,卡翁达和时任坦桑尼亚总统的尼雷尔,曾向美国、苏联、英国等国求助修建坦赞铁路,但都遭到了拒绝。

  而毛主席却说,“你们有困难,我们也有困难,但是你们的困难和我们的不同,我们宁可自己不修铁路,也要帮你们修建这条铁路。”

  毛主席这样说,是有着深远战略意义考虑的,这不只是帮助人家,也是帮助我们自己。赞比亚等国的力量发展壮大了,就等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壮大了。毛主席是站在历史发展的全局考虑的,毛主席根本不是抠一时的经济账。

  我们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要承担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我们都拥有共同的敌人,只有团结互助才能打败帝国主义!

  实践证明,坦赞铁路的修建,使刚刚独立的赞比亚国家政权稳定了下来,极大促进了非洲民族解放运动浪潮,使中国在整个非洲的形象和威望有了质的飞越。

  尼雷尔曾感动地说:“历史上外国人在非洲修建铁路,都是为掠夺非洲的财富。而中国人相反,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民族经济。”

  周总理说,我们修坦赞铁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我们中国人不享受任何特权。卡翁达也回忆说:中国兄弟姐妹们来了,我们一同拼搏。你看,这种友谊多么单纯。

  卡翁达曾在联合国讲坛上大声疾呼,联合国中没有新中国人民的代表,这是错误的。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

  毛主席曾感慨地说,“是非洲的黑人兄弟们,把我们抬进的联合国。”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台湾当局提出以3亿美元医疗援款,来换取同赞比亚建交。卡翁达对台湾的“银弹外交”政策坚决拒绝,他说:赞比亚不能拿原则做交易。

  卡翁达在谈起毛主席时,情绪总是格外激动,他说:“毛主席是一代伟人,他不但拯救了亿万中国人民,而且为非洲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热爱全人类,坦赞铁路就是他爱人类的证明。”

  直到今天,赞比亚人民看到五星红旗时还兴奋地说:“看到五星红旗,我就要唱《东方红》,是毛主席派来的工人为我们修建了铁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国际市场铜价较高,以铜矿产品出口为主要经济支柱的赞比亚,一度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繁荣的国家,人民生活蒸蒸日上,国家教育、文化、医疗卫生事业,也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可是,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世界铜价连续下跌,单一的经济支柱下,赞比亚收入锐减,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

  于此同时,世界范围内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对比发生强烈动荡,苏联的解体,市场化的浪潮,给赞比亚这样的小国带来了不少冲击。

  虽然卡翁达竭尽全力,试图力挽狂澜,但无奈国际上再也没有像毛主席那样的大国领导人支持赞比亚,他独木难支、孤掌难鸣;国内因为实行人道的政策,从来没有镇压过反革命,导致反对派的势力越做越大,活动越来越猖獗——赞比亚一步步滑向了经济衰败、政局动荡的深渊。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以“多 党 制”、“民 主 化”、“私 有 化”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浪潮也在不断地冲击着非洲大陆,在英语国家中,赞比亚首当其冲。

  在西方国家的支持和导演下,赞比亚以奇卢巴为首开展了“多党民 主 运 动”;卡翁达被迫宣布结束“一 党 制”,恢复“多 党 制”。

  为了向卡翁达施加压力,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是无耻地停止了一切援助。由美国“卡特中心”和“全国民主基金会”赞助,西方国家又组成了“英联邦观察小组”等介入大选,干涉赞比亚内政。

  1991年10月31日,赞比亚举行总统选举,卡翁达败了!

  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年有选民含着眼泪说,他们投的不是支持奇卢巴的赞成票,也不是打倒卡翁达的反对票,他们投的是“变革票”。

  但这种变革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赞比亚更加独立了吗?

  赞比亚更加富强了吗?

  赞比亚人民的生活更加安康了吗?

  被西方吹捧为从“一 党 制”“和平过渡”到“多 党 制”“样板”的赞比亚政权更迭后,被迫按照西方要求,重新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计划,采取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实行私 有 化,积极引进外资,经济曾一时出现较快增长。但,赞比亚货币贬值、外债高企、农业歉收、电力短缺和干旱等问题一直没有解决。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赞比亚的矿业遭受巨大打击;2020年的疫*情,更让赞比亚的经济雪上加霜。

  写到这里,小兵想到了苏联的“休克疗法”,想到了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想到了当年无数独立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辛辛苦苦积累几十年的全民财富,白白流向了华尔街那些吸 血 鬼的口中!

  人们很难相信,直到2008年,俄罗斯的GDP才勉强超过苏联解体前的水平。

  新自由主义,欺骗了全世界!

  社会主义的叛徒,让人民重陷水深火热之中。

  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抢夺着世界人民的财富!

  另一面,卡翁达大选失利后,遭到了亲西方的奇卢巴政权的无情打击、诋毁和排斥。

  为阻止在民众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卡翁达东山再起,他们冻结了联合民族独立党的银行存款,没收了财产,撤消了卡翁达的保镖、司机,取消其汽车、电话开支,甚至搜查藏书。

  他们还不惜在大选前夕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增加“总统候选人的父母必须是赞比亚人”的条款,这样他们就可以借卡翁达的父母没有赞比亚国籍,来取消卡翁达的总统候选人资格。

  他们攻击卡翁达参与未遂军事政变,并将他软禁起来;1998年,为赞比亚的独立和发展奋斗一生的卡翁达,晚年竟然失去国籍,让无数赞比亚普通老百姓愤怒不已!

  1999年11月4日,卡翁达第三个儿子韦兹·卡翁达被枪杀,有舆论认为,不排除这是一起有政治动机的暗杀,当局企图消除潜在对手,因为他的三子是参与政治活动最积极的。

  卑鄙啊!

  那些所谓信奉西方民 主 自 由的精英们,是多么丑陋无比啊!

  但,面对各种磨难,卡翁达从未妥协。

  进入21世纪,他继续活跃在非洲和国际政治舞台,仗义执言,主持正义,继续痛斥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的统治和压迫。

  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卡翁达说,美英绕开联合国发动战争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他们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销毁伊拉克可能拥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要把伊拉克变成殖民地,控制那里的石油——这和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认识又是高度一致的。

  实践已经证明,西方的普 世 价 值,没有给私 有 化后的赞比亚,也没有给被美国“解放”后的阿富汗、伊拉克等带来和平、富裕和幸福,反而使这些国家更加穷困,贫富差距更加巨大,社会更加动荡,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赞比亚人民,需要卡翁达式的人民领袖!

  通过60年的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我们相信赞比亚人民一定能够得出这样的结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赞比亚,才能发展赞比亚,才能让赞比亚实现共同富裕。

  红色小兵

  2021年6月18日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看今朝资讯广告传媒网 技术支持:畅通网络
电话:13109517767 13193351966 QQ:784997800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 陕ICP备13001274号